重新给5个片区的坝坝舞团划定区域
2020-06-12 13:3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周老板的怒气,显然引起了围观者的同情,“法子都想尽了,人家人多势众啊!”

声势浩大的大妈们人海战术有优势 ——

沙坪坝区陈家桥建博路8号,附近居民每晚集聚在这里跳坝坝舞

自行购置了耳塞 准时带着家人出门“避噪音”

彩票店的周老板说,他们的店一个月的房租都是3200元,现在因为跳舞的影响,维持起来都十分困难,“我不反对跳舞,但是你严重影响了他人,就让我们无法忍受了。”

果然,一位穿着格子衬衫的男子(看起来五六十岁)拖着四个,每个一米多高的音响走了过来,摆在彩票店门口。周老板一看,眼神有些绝望。音乐响起,我们看到,店内原本正在购买彩票的七八个人捂住耳朵出来了。“来,坝坝舞跳起!”格子衬衫男子一挥臂,后面的三十多位中年女子自动站成四排,随着男子的手臂挥舞起来。

无奈之下,大家只得反复拨打电话报警求助,仅今年8月3日到9月14日一个多月里,当地的陈家桥派出所就为这事出了近10次警,介入协调解决过多次。

坝坝舞团为争夺舞者 5个团队相互飚高音

降低音量减少扰民

宁静的生活首先还是要靠大家自觉维护。其实,很多时候噪音的来源还是在居民自身。

重新划定坝坝舞区域

而坝坝舞周围就是居民区,跳舞的很多人都是小区的居民。

食店老板

这时,谭老板跑了过来,“要不是我提前占了地方,我的店估计也被这些跳舞的人给包围了。”

“这个点是我们店生意的黄金时间。”周老板无奈地蹲在一辆摩托车上,脸色和这群跳着舞、兴高采烈的人们形成鲜明对比。

昨晚7点过,我们来到了建博路。

“坝坝舞暗战”实际上是健身权和环境安宁权的矛盾

记者 邹宇 实习生 唐贵瑜 陈国超 摄影 陈艺丰

“保卫了地盘就是保住了今晚的生意。”一些店老板无奈,因为暗战三年,简直是“血雨腥风”。

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餐饮老板低语:“这招数,附近的门店几乎都干过,因为以前热,店内有空调生意才好,可是,这些人一跳舞,不夸张说,店的玻璃门都被震得哗哗响,我们站在这里耳朵都受不了,哪个还敢在这里吃饭?于是就在这些人跳舞前泼水,不仅泼水,还倒过废油,目的就是阻止他们在自己的店门口跳舞。”

根据《重庆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办法》,如果在公共场所进行娱乐、集会等活动产生噪声,公安机关将实施监督管理。而实际操作中也遇到了难题,究竟多大的声音是标准,也找不到相应的法规,这也给执法带来了难处。

每天晚上7点过,沙坪坝陈家桥建博路8号小区门外就会准时响起震耳欲聋的音乐声,1000多人分成5团,随着不同的音乐跳着乐着,而在围观的人群中,一些人却怒眉横对。

往地上泼水、倒废油还是阻止不了坝坝舞团的“攻势”

暗战

食店老板:“摊位能摆多大就摆多大”

领舞的何老师也情绪激动地说:“我们要健身,可是没有地方,我们还能怎么办?”

保卫了地盘就是保住了生意——食店派反击:板凳占位

所以,一到晚上,附近的餐馆赶紧把店内的桌子和椅子搬出来,把自己店周围的空地占上,不让跳舞的人靠近。

可是,坝坝舞并没有因为这些老板的反对和“使手脚”而停止,反而队伍壮大起来,慢慢形成了5个集团,形成每天约1000人集体跳舞的壮观场景。

我们了解到,派出所已经实行了一些措施,重新给5个片区的坝坝舞团划定区域,不仅拉大了相互间的距离,还要求跳舞时降低音量尽量减少扰民。虽然一时半会很难根除,不过目前当地已经开始规划建设广场,而且已经和这些领舞者签了协议,广场修好就搬过去,不能在居民区跳舞了。

原来,这些围观者基本都是旁边各家门店的老板,有开日杂、餐馆的。

“还好意思说。”正在这时,发现我们采访的跳舞者围了过来。领舞的是何老师,“这些做生意的不厚道,被我撞到了往地上泼水。”

“这5个跳舞的团队都是挨着跳舞,也就会相互比,哪边的规模大,参与的人就多。”当地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告诉我们,这样会使得领舞者有一些荣誉感。而这些坝坝舞片区分别都有1个或者4个高功率的音响。

居民们说,最惨烈的一次是这5个坝坝舞相互用音响飚音:就是一家的音响声音大过其他片区,其他的就会加大自己的音响声音,而播放的都是些节奏明快高亢的音乐,使得周围的居民更难以忍受,连住在21楼的邹大爷家的玻璃也被震得哗哗响。

7点过一刻,公路边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《传奇》。原本站在路边等候的人听到了音乐声,很快就围了过去。“很快就会蔓延过来了。”谭老板旁边一家彩票店的周老板甩着头,从店内出来,眼神悲怆。

经过调查,民警也发现,这些竞争还在于,在小区附近跳舞的舞队人多,而其他位置较为偏远的人就稀少了。

住在小区21楼的邹大叔每天晚上7点到9点,就会带着家人出门“避噪音”——实在是无法忍受。

此时,夜幕刚刚降临,路边一家烤鱼店的谭老板却着急地站在店门口,往外张望。看了一会儿,他转身对屋内的人说:“赶紧把桌椅搬出去,坝子里能摆多大就摆多大。”

沙坪坝陈家桥派出所的张副所长告诉我们,因为以前小区设计时,没有给业主们设计公共娱乐广场,所以,大家只能在公路两边跳坝坝舞,“跳坝坝舞健身,也是好事,但是,现在出现的新问题就是,周围门店的生意受到了影响,怨气很大,加上因为各个舞队之间用音响声音大小来搞恶性竞争,让周围的居民也十分难以忍受。”

“再多人也会被这样的音乐吓走。”周老板说着说着,情绪激动,“你们看没有看到过,跳舞的把人家的门店全部包围了。”

派出所为此做了不少的工作,把5个坝坝舞团的领队召集起来开会协商,毕竟很多舞者都是小区的业主,民警就让大家想一个问题:“如果你是小区居民,你被这么大的声音打扰了休息,你会是什么反应?如果你是商店老板,因为跳舞无法做生意了怎么办?”

可是,谭老板却对着我们甩头:“摆桌子不是为了做生意,而是防止人在门口跳舞!”谭老板比划了一下,觉得很难说清楚,一边支桌子摆凳子,一边让我等着,答案一会儿就自然揭晓了。

谭老板的店门外是一条宽约30米的人行道。对于这些门店狭小的餐饮店来说,这是块风水宝地,外面支起一张桌子,食客们就会蜂拥而至。

业主

而小区的一些青年人则告诉我们,他们上白班都还好,那些在家休息的人就老火了,直接被坝坝舞的音乐声轰醒,家里的老年人则自行购置了耳塞。

邹大叔今年60岁,住的楼层也高,他说,每当下面开始放音乐,家里就算门窗关严实了,电视声音还是听不到,自己年纪也大了,那个坝坝舞的音乐节奏也强烈,自己听着听着就受不了了,所以,现在每天一到晚上就会带着家人出去转悠,晚上九点左右回家看电视。

说起跳舞的人,大家都是一声长叹,“已经斗法三年多了,次次都失败啊!”

昨天我们在现场打听到,在这条马路边人行道上跳舞的人分成5片,还会向舞者收取电费(设备播放会耗电),如,跳标准舞的每人5元,跳坝坝舞的分别收3元和1元。

周是今年5月接手的这家店,以前的老板就是因为生意不好做,转手了,自己接手后才发现,买彩票的人多,但是一到晚上7点到9点,这个生意最红火的时间段,任何进店的人都会捂住耳朵逃走。

其实,坝坝舞团和周围居民的“暗战”已经持续了3年。参与跳舞最多的小区大约有1.5万人左右。

坝坝舞团战术:逼近,挤压,包抄

何领队说,他们也想早点搬过去,不然自己这边健身那边被人骂的滋味也不好受。

而引爆这一暗战的还是这段时间来,为了争夺新进的舞者,5个坝坝舞团使出的各种绝招。

谭老板说,自己在这里开店3个月,之前听人说起这些跳坝坝舞的很厉害,还不当回事。原来,这些人都是在自己的店附近跳舞,开始时,大家还觉得热闹,可是后来音乐声越来越大,他甚至连站在食客旁边听人家点菜都听不清楚。

明争

希望别人不要制造噪音时,反省自己的行为。比如,坝坝舞团不要使用高音设备,或者音量尽量小一点;上馆子时划拳声小一点;在家打麻将声音小点。大家换位思考,互相体谅,自觉降低噪声。

跳舞的人都围了过来,周老板很快就被人群淹没了。

晚饭后一些小区外的空地从来不得空,坝坝舞派、商家派、业主休闲派空地争夺战悄然展开,但“舞功”有高下、坝坝舞“帮派”有大小,商家也搬出板凳捍卫自己的“地盘”,比如下面这个小区。

以前,因为坝坝舞影响到生意,一家餐饮店的老板还和坝坝舞者打了起来,被送到了派出所调解。

民警说,走访了解到,很多年纪大的和年纪小的业主特别反对这些高音量坝坝舞,“其实大家都赞同健身,只是对过高的无法承受的音量十分反感。”

可是,近段时间来,一些业主也参与“暗战”。

坝坝舞团:拖来四个大音响 三十多个人坝坝舞跳起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ivf9.cn青海省德令哈市倮嚷奶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ivf9.cn版权所有